杀妻弑母,只为骗保!从两起骗保案件窥见人性

日期:2020-12-24 / 人气: / 来源:未知

 

就在女儿去世一个星期内,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到季四海家家访,说他女儿生前买了两份人保寿险。季四海说,不可能啊,我女儿曾经告诉我她家买不起保险,怎么还会买了两份保险呢?
 
保险公司拿出两份保单,果然两份保险上都有女儿的签名,如投保人意外死亡,可获赔四十万元。受益人均为女婿栾义保的名字。
 
季四海忽然冒出一阵阵冷汗:女儿曾有过两次中毒经历,会不会与保险有关?季四海报了案。警察拿到保险书,发现季秀英的签名是伪造的。同时,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调取了季秀英的住院病历,病历上显示:季秀英曾两次因农药中毒住院。
 
看来,这事儿并不简单。乾安警方决定成立专案组。经季四海同意,警方决定开棺验尸。法医提取了死者的胃内容物以及肝脏等检材,经鉴定,果然,季秀英是药物中毒。
 
案件并不复杂,几经审讯,栾义保交代:为了骗取保险金,三次向妻子投毒,直至将她杀害。就在以为真相大白的时候,栾义保12岁的儿子栾书宇说:奶奶和妈妈是一样的病,奶奶死的时候也是这样。
 
母亲去世之后,栾义保得到了10万元保险金。
 
1980年,栾义保出生在乾安县严字乡,父亲和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中专毕业后,栾义保结婚生子,并当上了小学民办教师。学校领导说,栾义保只教三个班的语文,课时不多。没事的时候,他喜欢和朋友一起吃喝赌博。每个月工资不够他一个人花销。学校觉得栾义保劣行不适合当老师,于是将他辞退。
 
好好的工作丢了,不务正业,父母不免担心儿子将来的生活。为了儿子的生活将来有保障,父亲特意跑到县城里为自己和老伴买了份人身意外保险。受益人都是儿子栾义保。
 
为了十万元,他弑母骗保
 
因为儿子的不务正业,父亲每天忧心忡忡,又急又气,原本身体就不好,经常打针吃药,后来因脑动脉瘤病逝。父亲去世后,栾义保获得了4万的赔偿金。有了钱,栾义保又开始荒诞度日,还在洗浴中心认识了一个情人,用父亲的赔偿金给情人买手机买新衣,很快,赔偿金花光了,还欠了一屁股赌债。
 
为此,夫妻两经常吵架,自此,栾义保对妻子心生怨恨。不就,母亲患病住院,栾义保忽然想到了父亲去世保险获赔的事情,如果母亲死了,自己同样会得到赔偿。
 
于是,栾义保决定杀母骗保。2015年3月24日的早上,栾义保先到药店买了两袋农药,随后又到早餐店买了碗玉米粥。回到医院后,他将农药倒进粥里,搅拌均匀后端给母亲吃下。不到20分钟,药性发作,母亲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等到医生过来,母亲已经死了。
 
这一次,栾义保得到了十万元的保险赔偿金。很快,讨债人接连登门,弑母后获得的赔偿金很快就花完了。妻子骂他是败家子。

 

三次投毒杀妻
 
一个更加大胆的计划开始在栾义保的脑海中酝酿。
 
栾义保悄悄瞒着妻子给她投了两份保险,而受益人均是他自己。半个月后,等到保险开始生效,栾义保开始实施他的杀妻计划:将农药偷偷放到妻子的方便面里。第一次,妻子毒性发作,为了做好样子,避开嫌疑,他将妻子送到医院,在路上,还给岳父季四海打了个电话告知情况。经医生的全力抢救,妻子这次死里逃生。
 
出院后,季秀英在娘家调养了半月后回家。不到半个月,栾义保再次对妻子下手。这一次,栾义保将农药溶解、用注射器把药下到季秀英服用的安神补脑液里。妻子毒发时,栾义保又如法炮制,给岳父打电话,说妻子的病又发作了。栾义保将妻子再次送到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季秀英又一次保住了生命。
 
事发后不到三个月,栾义保又将农药放到汤药里,端给妻子服用。没过几分钟,妻子季秀英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在栾义保送妻子到就医的路上,季秀英死亡。妻子刚一下葬,栾义保便向保险公司保安递交理赔申请。
 
保险公司的到访,终于使栾义保原形毕露。
 
附录 判决书原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被告人栾义保,男,汉族,1980年3月13日出生于吉林省乾安县,高中文化,住乾安县××乡××村,暂住乾安县××乡××村×××家。2015年9月30日被逮捕。现在押。
 
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松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栾义保犯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保险诈骗罪一案,于2016年6月14日以(2016)吉07刑初3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栾义保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宣判后,栾义保提出上诉。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开庭审理,于2016年12月23日以(2016)吉刑终220号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本院核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复核,依法讯问了被告人。现已复核终结。
 
经复核确认:
(一)2010年8月10日,被告人栾义保的父亲栾某甲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为妻子李某某(被害人,殁年55岁)购买了一份“吉星高照A款两全保险”,投保人和受益人均为栾某甲。2014年7月,栾某甲因病去世。2015年3月,李某某因病在吉林省乾安县中医院住院医治。在此期间,栾义保产生杀害母亲李某某骗取保险金的想法。2015年3月24日7时许,栾义保将事先购买的农药“克威”(化学成分名称“呋喃丹”)投放到李某某食用的粥内,致李某某食用后中毒在医院身亡。2015年4月7日,栾义保以继承人的身份,从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骗取李某某身故保险理赔金人民币102856.36元。此款被栾义保挥霍。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保险公司保险单和理赔表、遗产继承人声明书等书证,证人栾某乙、陈某某、徐某某的证言,理化鉴定意见、DNA鉴定意见、证明经开棺验尸确认被害人李某某系呋喃丹中毒死亡的尸体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栾义保亦曾供认。足以认定。
 
(二)栾义保因与妻子于某甲(被害人,殁年35岁)感情不和,继而产生杀害于某甲后骗取保险金的想法。2015年4月10日、4月14日,栾义保在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为于某甲购买了“百万身价”和“无忧一生”两份保险,投保人和受益人均为栾义保。2015年4月27日至2015年8月18日期间,栾义保在其租住的乾安县××乡××村×××家中,用购买的农药“克百威”(化学成分名称“呋喃丹”)先后三次投放到于某甲食用的食物和药物中,前两次因抢救及时和被人发现而未得逞,栾义保第三次投毒后,即2015年8月18日,致于某甲中毒死亡。同年8月25日,栾义保以保险受益人的身份向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于某甲身故保险理赔金人民币40万元,在理赔过程中因公安机关介入而未得逞。
 
上述事实,有第一审、第二审开庭审理中经质证确认的根据被告人栾义保的指认提取的注射器等物证,保险公司保险单和理赔申请材料等书证,证人于某乙、于某丙、滕某某、邹某某、邱某某、刘某某等的证言,DNA鉴定意见、证明经开棺验尸确认被害人于某甲系呋喃丹中毒死亡的尸体鉴定意见、证明提取的注射器针管内检出呋喃丹成分的理化鉴定意见和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栾义保亦曾供认。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栾义保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栾义保以非法获取保险金为目的,采用杀害被保险人的方法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数额较大,其行为又构成保险诈骗罪,应依法数罪并罚。栾义保为骗取保险金杀妻弑母,犯罪动机特别卑劣,手段残忍,所犯故意杀人罪后果和罪行均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第二百三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五十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核准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吉刑终220号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栾义保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的刑事裁定。
 
本裁定自宣告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审 判 长  王锋永

代理审判员  王婷婷

代理审判员  周小霖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刘晓辰

作者:admin


现在致电 020-38785281-601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