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度案例】连环买卖的车辆财产损失保险金的理赔

日期:2022-05-27 / 人气: / 来源:未知

一、基本案情


关于车辆购买情况,尹某提供一份签订日期为2018年I月22日的《购车协议》复印件,该协议载明:尹某向二手车无锡分公司购买案涉侨车,总价款190575元,首付款48180元,余款指定融资租赁公司收取。该车的变更登记显示:2018年1月22日,该车由吴某出卖给二手车无锡分公司并办理转移登记。二手车无锡分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提供的《融资租赁套系合同》复印件载明:合同签订地为广州市南沙区,融资租赁公司向尹某购买案涉车辆,《融资租赁销售合同》生效时,车辆所有权转移至融资租赁公司,融资租赁公司以占有改定的方式出租给尹某使用,乙方签名处签有尹某,但该签名与起诉状及开庭笔录上尹某的签名完全不同,附件《融资租赁销售合同》上未见尹某签名;附件《融资租赁回租合同费用明细及租金支付表》栽明承租人尹某,租期36个月, 至2021年1月21日,合同总额175119元,首付款32724元,2018年1月22日支付,融资总额142395元,车辆价格154600元,每期租金3955. 42元,(乙方)承租人指定收款人为吴某。尹某提供的银行流水明细清单显示:2018年2月至2019年4月,每月还款3955. 42元

尹某在庭审中陈述:“车子是在二手车无锡分公司处买的,价款12.8万元,首付了4.8万元,二手车无锡分公司的员工称余款8万元是可以银行贷款的,然后二手车无锡分公司员工就给我办理了贷款。当时我以为是银行,后来打官司找了律师之后我才知道是融资租赁公司,这8万元是融资租赁公司给二手车无锡分公司的,我也没拿到钱,钱给谁我也不知道。当时打了几个电话,二手车无锡分公司工作人员说贷款可以签合同了,然后就签合同了。合同是在二手车无锡分公司的办公室签的,工作人员有两个,一个是财务,另一个是业务员,说我把合同签了之后,每个月正常还月供就可以了。我说提前还款的话利息会不会和,他说利息不扣的,提前还款不需要支付利息,对方同意的。后来我把我的银行卡号给二手车无锡分公司,每月从我银行账户上扣款3955.42元,自2018年2月至2019年4月每月还了3955. 42元。发生事故是在2019年2月18日晚上,之后一直跟二手车无锡分公司沟通配合理赔保险,沟通无效后从2019 年5月开始就没再还了。”

综合上述情况,结合尹某的陈述及二手车无锡分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的书面答辩,可以看出案涉车辆买卖流程为:2018年1月22日,尹某以190575元的价格向二手车无锡分公司购买案涉车辆,购车款约定要支付给指定收款人融资租赁公司;同一天,融资租赁公司向尹某购买车辆,以占有改定的方式出租给尹某,融资总额142395元,约定要支付给指定收款人吴某;同一天,二手车无锡分公司以购买的方式从吴某处取得车辆,并办理车辆转移登记。由此可见,二手车无锡分公司并非基于其与尹某、融资租赁公司的合意,取得车辆登记,而是其利用尹某需要购置案涉车辆,进行连环买卖。

2019年2月18日20时30分许,尹某驾驶案涉车辆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致车辆受损。交警部门认定尹某负事故金部責任。事故发生后,经保险公司定损,推定车辆全損。案涉车辆在保险投保了车损险及不计免赔率,具体情况为:2018年1月22日至2019年1月22日,被保险人为尹某,保险单特别约定载明车主为二手车无锡分公司、第一受益人为融资租赁公司;2019年1月23日至2020年1月22曰,保险金额为119340元,被保险人为二手车无锡分公司,保险单特别约定载明第一受益人为融资租赁公司,该份保险单原件由尹某持有。

尹某多次与二手车无锡分公司联系,要求配合办理保险理赔无果。现起诉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119340元;二手车无锡分公司、二手车上海公司、融資租賃公司配合完成理赔手续。

二、案件焦点

尹某是否有权要求保险公司向其赔偿保险金。

三、判决要旨

法院经审理认为:基于以下几点理由,可以认定尹某是案涉车辆的实际车主,其有权直接要求保险公司赔偿保险金:第 一,从购车流程来看,尹某为了购买案涉车辆,需要付款给指定收款人融资租赁公司。这并非在取得案涉车辆的情况下进行融资,约定的融资款也是指定支付给车辆最初出卖人吴某,因此不符合融资租赁的法律特征,名为融资租赁, 实为借款,尹某与融资租赁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应按借款合同关系处理。第二, 融资租赁回租合同约定的车辆归属、占有改定、保险理赔的条款均是基于融资租赁法律关系,而尹某与融资租赁公司间的法律关系应按借款合同关系处理, 故上述约定对尹某不产生效力。第三,尹某持有保险单正本,且实际占有使用车辆,应认定其为实际车主,其有权直接向保险公司主张保险利益。第四,保险单特别约定载明融资租赁公司为第一受益人,受益人是保险法对人身保险的规定,而本案保险系财产保险,该约定违反保险法的相关规定,应为无效。综上,尹某可以基于车辆损失向保险公司主张赔偿保险金。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应承担保险责任。关于保险车辆损失金额,保险公司推定车辆全损,应按保险金额赔偿保险金,保险公司在赔偿保险金后取得涉案车辆残值。尹某要求相应被告配合理赔没有合同和法律依据, 不予支持。

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十三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保险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口起10日内赔偿尹某保险 金119340元,保险公司在赔偿保险金后取得该车的残值;     
二、驳回尹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融资租赁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因未在指定的期限内交纳诉讼费, 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裁定:     
本案按上诉人融资租赁公司自动撤回上诉处理。一审判决自本裁定书送达 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作者:xxfb


现在致电 020-38785281-601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顶部